中港又爆衝突香港街頭一句大陸狗旁人插口罵戰
2012-01-27 09:51:50.0

是說地鐵上不能吃東西喝飲料。 港人對洋人就不敢管.

-------------中港又爆衝突香港街頭一句大陸狗旁人插口罵戰    2012/01/25 

    「大陸狗!」一句歧視性諷言,險釀成街頭血案。前晚一名持香港身份證、操普通話男子,在銅鑼灣一間海味店光顧後,疑因誤會被多收一千元,他遂折返店舖理論,當雙方將和平解決時,有圍觀者用手機拍攝該名「國語男」,更辱罵:「大陸狗!」惟引起另一名「正義男」抱不平,在鬧市街頭與該名多嘴途人對罵推撞,驚動警員到場,並及時化解矛盾,無人受傷及被捕。 

    前晚十時許,操普通話的姓黃(三十二歲)男子,在一間海味店購買多盒冬蟲草丸,以信用卡付款後離去。據警方事後了解,姓江(三十七歲)店員發現出錯多收一千元,急忙追出,惟不知黃所終。約二十分鐘後,黃返回海味店質問職員,雙方理論時,有人報稱被叉頸,嘈吵引起大批途人圍觀及議論紛紛。 

    據悉,黃持有香港身份證,但操普通話,有途人誤以為他是「暴發戶」的內地遊客,其中姓葉男子更取出手機拍攝。黃見狀上前阻止,兩人發生推撞,黃混亂間倒地。人叢中突有人怒喝:「大陸狗!」令衝突火上加油,圍觀者一名帶有鄉音的姓譚(五十七歲)港男,不忿有人歧視和語出不遜,遂由人群衝出聲援黃,一時間眾人在白沙道街頭對罵,怒火不斷升溫,亂作一團。 

    警列糾紛處理 

    警員接報以為有人打架,急忙趕抵,將捲入紛爭的各方隔開,分別調查,再翻看海味店防盜錄影片段,相信錢銀糾紛應屬誤會,列作糾紛處理,而黃亦獲店方退回多收的款項,多事的途人亦被警方警誡,事件最後「和氣」收場。 

    理工大學政策研究中心主任鐘劍華表示,圍觀途人以「大陸狗」嘲諷,與日前D&G名店事件中,有港人向途經旅遊巴展示不文手勢,心態如出一轍,同樣針對內地旅客。他認為,內地旅客及資金全方位滲入港人生活,如雙非孕婦佔用本地醫療、內地學童與本地學童爭小學學位、推高樓價等,刺激港人的神經,雙方一旦發生衝突,港人容易挑起不滿情緒,措詞亦缺乏理性及節制。鐘認為,政府必須慎重處理由內地人涌港引發的問題,亦應著手處理矛盾,否則港人仇視內地人心態日深,會形成對立,即使輕微摩擦,亦可能釀成流血衝突。 

--------------------------------------------------------------

孔慶東罵狗事件證明“普世價值”必使中國內戰分裂     2012/01/25 

作者:黎陽  華嶽論壇   

只要不懷偏見,只要有起碼的中文邏輯常識,看了孔慶東的相關錄影都會承認:孔慶東說的是“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香港人是狗”,根本沒有不分青紅皂白地說“香港人是狗”。孔慶東的話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沒有絲毫模棱兩可含糊不清之處,沒有任何誤解的餘地——人家的立場非常明確:凡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中國人都是狗,不管其來自北京、上海、廣東還是香港。從不見有北京人、上海人、廣東人等因此暴跳如雷,說孔慶東在罵“北京人是狗”、“上海人是狗”、“廣東人是狗”。偏偏這回鳳凰網、香港媒體和香港政客不甘寂寞,跳出來給自己揀罵,自己對號入座還不算,還拉人下水,硬把“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香港人是狗”歪曲成“香港人是狗”,把所有香港人都罵成狗,大肆宣揚煽動香港老百姓上街鬧事,硬是無中生有製造騷亂。  

香港不是號稱“法制社會”嗎?唐英年不是宣佈“法治是香港的核心價值”嗎?“精英”們不是宣稱“法治”代表“公平公正”、“客觀理性”嗎?把“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香港人是狗”硬說成“香港人是狗”,公平嗎?公正嗎?客觀嗎?理性嗎?哪部法律、哪個法庭會有此邏輯?   

把“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香港人是狗”歪曲成“香港人是狗”並大肆宣揚就是挑撥離間、煽動仇恨。挑撥離間、煽動仇恨就是犯罪——哪部法律、哪個法庭敢宣佈挑撥離間、煽動仇恨不算犯罪?   

問題的根本並不在於香港的媒體、政客、“精英”、“專家”對孔慶東的話蓄意歪曲、挑撥離間、煽動仇恨這個具體事件本身,而是這個事件暴露出來一個根本的政治體制問題,證明“普世價值”沒有能力制止挑撥離間、煽動仇恨這種戰略性犯罪——香港不是中國“普世精英”夢寐以求的“政治改革”的樣板嗎?不是擁有全套的“普世價值”嗎?——“言論自由”、“民主選舉”、“多黨制”、“一人一票”、“三權分立”、“法制健全”……   

中國“普世精英”理想的“頂層設計”、“政治改革”的一切,這裡應有盡有。然而如此完美如此理想的“法治社會”卻制止不了把“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香港人是狗”歪曲為“香港人都是狗”這種挑撥離間、煽動仇恨的戰略性犯罪。不但制止不了,反而大力包庇、縱容、強化這種犯罪。舉一反三,“普世價值”的政治體制能對孔慶東如此,能對這一件事如此,難道就不能對其人、對其他事也如此?事實如此一清二楚、證據如此確鑿無疑、核實如此輕而易舉的孔慶東一個人的一段話尚能被歪曲得如此面目全非,使白的變成了黑的,鹿變成了馬,引起如此軒然大波,那如果不是孔慶東、不止一人、不止一言、不止一行、不那麼一清二楚、不那麼證據確鑿、不那麼容易查證的情況呢?   

即便沒有外國勢力的操縱挑撥,“普世價值”本身也決定了“有偏有向”比“不偏不向”更符合媒體、政客、“精英”、“專家”的自身利益——市場經濟,一切跟著市場走,媒體也不例外。香港媒體的基本市場在哪?香港。香港人與內地人起了糾紛,是一邊倒向著香港人能討香港市場的喜歡,還是實事求是有一說一有二說二不偏不倚能討香港市場的喜歡?歪曲孔慶東、聲討孔東可以用來自吹自擂賣乖討好:“大陸人欺負香港人,是我挺身而出保護香港人的尊嚴”,而實事求是澄清孔慶東的原意呢?那就會被攻擊為“胳膊肘朝外拐”,對追逐市場有什麼好處?這一條就決定“普世價值”下的媒體不可能實事求是,不可能不“幫親不幫理”——孔慶東沒有說“香港人是狗”,香港媒體硬給他栽贓;“香港女導遊罵內地遊客是狗”、“香港女導遊涉毆打內地遊客曾強迫團員連續購物”等等可都是確鑿無疑的事實,香港媒體對此可曾象這次聲討孔慶東一般義憤填膺大做文章?難道這些媒體老爺不懂孰是孰非?當然不是,而是“市場經濟”決定他們必然如此煽動挑撥——基本市場在香港,敢說香港人的不是,豈不要丟市場?   

媒體為什麼敢如此肆無忌憚煽動仇恨?“普世價值”:“言論自由”。所謂“言論自由”,說白了就是“拉屎不揩腚”、“幹事不負責”——對煽動仇恨、製造分裂概不承擔後果。記住:“自由”=“不負責任”。某某人對你說:“我對你自由了”,那意思就是說:“我對你不負責了”。自由就不負責,負責就不自由。   

唐英年用“香港人不是狗”指責孔慶東本身就證明他認同把“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香港人是狗”歪曲為“香港人都是狗”。以他的教育程度,豈能不知這二者根本不是一回事?當然知道。明明知道還要指鹿為馬,為什麼?“普世價值”:“民主政治”、“自由選舉”、“一人一票”——政客跟著選票走,選票跟著輿論走,輿論跟著媒體走。   

媒體挑撥離間煽動輿論,政客必須迎合輿論——如果唐英年實事求是地說,孔慶東原話不是那個意思,有些香港人確實不認同中國等等,馬上就要丟選票。在這種情況下他能說實話嗎?“自由選舉”,選票高於一切。拉選票全靠賣嘴。你賣嘴,別人也賣嘴,賣來賣去能說的好話說了個遍,最後憑賣嘴實在分不出高下,誰也不比誰好到那堨h,“哥倆比JB——都一個屌樣”。由此可見靠自我吹噓拉騙選票潛力有限,很快就騙不動了——靠賣嘴自我吹噓行騙是詐騙的“初級階段”。在這類詐騙媔B騙對象處於主動,只要鐵了心不信就可以不上當。真正的詐騙高手不靠自我吹噓驅動詐騙,而靠煽動仇恨驅動詐騙——詐騙的關鍵是讓詐騙對象以為詐騙犯高明正確。然而證明自己正確很難,“證明”別人“錯誤”卻很容易。但只要“證明”了別人“錯誤”,就很容易讓其他人想當然以為自己正確——證明了某人是賊,其他人就容易想當然地以為自己的清白;證明了某人論文抄襲,其他人就容易想當然地以為自己是正經專家。這是一個很容易陷進去的認識誤區。   

真正的詐騙高手就是利用這個規律來作案:選擇一些特定的人有意識地予以妖魔化,煽動整個社會對這些人的盲目仇恨。只要人們陷入了這種盲目仇恨的狂熱,最先最起勁地“揭發壞人”、“鬥爭罪惡”的騙子自然就會被人們想當然認為“英明正確”,詐騙大業遂大功告成。在這種情況下整個社會都被騙子綁架了,即便有人頭腦清醒也由不得你了,不想上當也得上當。   

這正是“精英民主”的訣竅:靠煽動盲目仇恨驅動詐騙。靠盲目仇恨驅動的詐騙是一種“逆向詐騙”——不是靠許諾誘惑引人上當,而是靠煽動仇恨逼人上當。這才是“自由選舉”體制下政客強制性奪選票的王牌武器、殺手锏。   

希特勒就是這樣上的臺——拼命煽動對猶太人和共產黨的盲目仇恨。等整個社會反猶反共的狂熱成風,納粹黨就自然成了“民族英雄”,這時誰敢質疑納粹誰就得掉腦袋,想不上當都不成。台灣陳水扁也是靠玩這一手上的臺——拼命煽動“原住民”與“外省人”的仇恨。等“省籍情節”狂熱橫掃台灣,陳水扁自然成了“台灣之子”、“獨立英雄”,爬上了“總統”寶座。當年美國“排華法案”也是這樣出籠的——政客撈不著選票了,就拼命煽動種族歧視、拼命妖魔化華人。等煽動起了反華浪潮,政客們就成了“捍衛美國利益的英雄”,就保住了選票。   

如今西方“民主國家”的政客們仍然離不開這一手:經濟危機了,日子難過了,立刻煽動無端歧視,不是“文明的衝突”,就是“中國威脅論”,這樣才能把人們的不滿轉移開,自己才能被認為“保衛了國家利益”撈到選票,否則就混不下去。明白這就能明白“普世價值”的“民主政治”、“自由選舉”、“一人一票”為什麼必然導致煽動仇恨——只有靠這種仇恨驅動的詐騙才能最有效地獲得選票。    

那麼歐美的“自由選舉”為什麼一般情況下能大體上避免這種地域性群體性的仇恨煽動呢?簡單極了——各地媒體都在幾個大財團手堙A同一個主子豈能允許自己手下的媒體互相打架?這就確保各地的媒體不會各自為政、煽動彼此之間的仇恨——根本不讓這種鼓吹煽動變成主流輿論,給人的表面印象就是那堛漱H“理性”、“寬容”、“不極端”、“素質高”。   

注意:“地方性媒體,全國性老闆”、“步調一致統一暗中操縱輿論”是西方國家宣揚“民主”時秘而不宣的暗器王牌。它確保沒這種前提就傻不楞登趕時髦、照葫蘆畫瓢搞“普世價值”“自由選舉”的蠢貨們個個畫虎不成反類犬,“自由選舉”一下子就掉進“仇恨驅動的詐騙”的坑堨X不來,民族性、地域性、群體性仇恨大氾濫,整個國家一下子就四分五裂土崩瓦解——最典型的就是蘇聯和南斯拉伕:   

南斯拉伕是怎麼從一個繁榮統一的國家陷入四分五裂血流成河的?“普世價值”的“政治改革”改出來的:“1990年7月,南聯邦通過了《政治結社法》,正式實行多黨制,一個人口只比上海多一些的南斯拉伕一下子出現了2百多個政黨,而贏得最多選票的都是高舉民粹主義大旗的政黨,他們的口號就是‘斯洛維尼亞屬於斯洛維尼亞人’、‘克羅埃西亞屬於克羅埃西亞人’、‘科索沃屬於科索沃人’,口號越激烈、越極端,越能贏得選票。1991年(注:僅僅才一年!),從斯洛維尼亞開始,一個接一個的共和國宣佈獨立,脫離聯邦,南斯拉伕‘內戰’隨即全面爆發。”“在鐵托時代,我們大家都相處得很好,但是後來政客一煽動,人的民族情緒和宗族情緒就被調動起來了,人就成了失去理性的動物,互相廝殺起來。昨天還是朋友,今天就是仇人。”“鐵托是政治家。一人一票選不出鐵托,卻選出了米洛舍維奇,最後國家都垮在這些政客的手堣F。”(張維為:別了,南斯拉伕http://blog.ifeng.com /article/2215882.html)   

有人說,南斯拉伕的例子只能證明自由選舉會在多民族之間引發仇恨,在同一個民族內就不一樣了。這次香港媒體政客歪曲孔慶東、煽動仇恨的行為證明:“普世價值”的“自由選舉”受“煽動仇恨驅動詐騙”的規律支配是普遍規律,不管是同民族還是異民族都不例外。唐英年說“香港人不是狗”,這一行為本身就肯定了對孔慶東原話的歪曲,這種肯定本身就是挑撥香港人民與內地人民的關係、煽動仇恨——用這種方式激怒香港老百姓:內地人蠻橫無理,居然公開污衊你們都是狗,全是我在捍衛你們的尊嚴。同樣用這種方式激怒內地老百姓:香港人蠻橫無理,我們明明不是那個意思,硬給我們栽贓陷害。梁子就這樣結下了。仇恨的種子就這樣埋下了。一個大陸人的一次講話都能被這樣用來結一個梁子、埋一粒仇恨種子,如此雞蛋堿D骨頭,沒把柄都能歪曲出把柄來,那麼一天365天、一天24小時會挑出多少骨頭、歪曲出多少把柄、結多少梁子、埋多少仇恨的種子?年復一年呢?“仇恨入心要發芽”、“出來混,總是要還的”,儘管香港眼下到中聯辦門口上演瘋狗撒野、潑婦罵街鬧劇的只有百十來個,但並不證明其他人都不贊同,只是人家現在不那麼牙舞爪肆無忌憚而已。一旦出現南斯拉伕那樣的機會,這些仇恨必定一下子全發作出來,兇狠激烈程度未必不如南斯拉伕的內戰。   

香港那麼多媒體、政客、“精英”、“專家”,沒見一個人憑邏輯常識站出來說“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香港人是狗”與“香港人是狗”不是一回事。相反,個個一口咬定“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香港人是狗”就是“香港人都是狗”——難道他們人人小學語文不及格、連這點邏輯常識都沒有?顯然不是。既然不是,那這說明什麼?說明這種明目張膽的挑撥煽動得不到抵制。背後更深刻的原因呢?   

第一,“普世價值”的政治體系對大規模挑撥離間、煽動仇恨、分裂國家這類戰略性犯罪沒有免疫力,沒有“容錯功能”,更沒有“糾錯功能”。所謂“容錯功能”,就是容許老百姓中什麼人都有,包括彼此鬧糾紛鬧歧視——鬧糾紛時不管內地人、香港人都可能有對有錯,往往誰也不全對、誰也不全錯。某一方毫無失誤百分之百正確的概率極小。合理的政治體制必須能確保這種歧視、糾紛甚至仇恨發生時不會被無窮放大、愈演愈烈,而不象這次這樣,“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幾個小孩子在地鐵吃零食,最後鬧得內地香港老百姓紛紛火冒三丈劍拔弩張。所謂“糾錯功能”,就是煽動仇恨、挑撥離間即便發生也能被自動糾正過來,不允許有人象鳳凰網、香港媒體、政客這樣煽動仇恨。如果誰製造事端,一是有不受市場利益和選票政治支配的高層力量來制止,二是民間能群起而攻之,不讓這種挑撥煽動成氣候。這次香港歪曲孔慶東事件證明“普世價值”的政治體系沒有這種功能——連孔慶東這麼明白無誤的話都能被歪曲成這樣,那利用其他人有把柄的言行煽動仇恨豈不更勢不可當?    

第二,“普世價值”的政治體系對大規模挑撥離間、煽動仇恨、分裂國家這類戰略性犯罪不但沒有免疫力,而且必然推波助瀾。這是一個“正反饋”系統——“正反饋”意味著大規模挑撥離間、煽動仇恨、分裂國家這類戰略性犯罪不但得不到抑制,反而自動得到無窮放大和無限強化。   

南斯拉伕的內戰證明了這一點,如今香港再次證明了這一點——香港這此歪曲孔慶東、煽動仇恨製造對立的事件證明:“靠煽動仇恨驅動詐騙獲得選票”是“普世價值”的“民主政治”、“自由選舉”、“一人一票”這種政治體系運作的必然結果。南斯拉伕如此,中國香港如此,中國哪比照香港搞“普世價值”的“政治改革”,哪就必然如此——即便沒有外國勢力插手干涉尚且如此,何況必然有外國勢力暗中操作呢?洪博培不是不打自招公開宣佈人家在中國有盟友嗎?   

明白了這些,就可以明白問題的要害根本不是具體人具體事,而是具體的人和事背後的體制——“普世價值”的政治體制。歪曲孔慶東、煽動仇恨既是衝著孔慶東,也不完全是衝著孔慶東;背後真正的黑手既是鳳凰網、香港媒體、香港政客,也不完全是鳳凰網、香港媒體、香港政客,說到底是“普世價值”的政治體制、“靠煽動仇恨驅動詐騙獲得選票”的規律運作的需要,也是必然結果。至於具體誰來執行、具體拿誰開刀並不是關鍵,關鍵是這個體系的運作需要煽動仇恨驅動詐騙獲得利益。因此指責孔慶東“說話欠考慮”、“過激”、“有漏洞”才引起糾紛是大錯特錯——“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欲加之罪,何患無詞”,再謹小慎微息事寧人,還擋得住雞蛋堿D骨頭?南斯拉伕的分裂內戰難道也是孔慶東說話不小心叫人抓住了話柄造成的?即使這次沒抓孔慶東,難道下次就不會抓個“孔慶西”?這次能抓住孔慶東的一番話如此歪曲、如此挑撥成、如此煽動,難道下次就不能抓別的人、別的話如法炮製?孔慶東的話能被顛倒黑白誣陷成罪,你自己的話難道就不能被顛倒黑白誣陷成罪?只要有這種需要,任何人都可能攤上。看你不順眼,或者需要拿你開刀,雞蛋堣]能挑出骨頭來,“說你有罪,你就有罪,沒有也有。”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只有跳出具體的人和事,從體制的角度看問題,從分析“普世價值”的政治體制的運行規律看問題,從實現了“普世價值”的南斯拉伕得到內戰分裂的結局這一事實出發,分析實現了“普世價值”的香港媒體、政客的利益需要,才能真正看到歪曲孔慶東、煽動對立仇恨背後的真正原因,才能真正把握立場和對策——僅僅就事論事,僅僅停留在為孔慶東辯誣、臭罵鳳凰網、香港媒體和香港政客等義憤填膺上,對則對矣,了則未了——不查本清源,被動地應付了這次,下次呢?源源不斷的以後呢?   

實在感謝鳳凰網、香港媒體和香港政客。他們通過歪曲孔慶東、煽動仇恨給中國老百姓上了一次完美之極、精彩之極的“普世價值”真面目教育課,以自己的現身說法告訴老百姓:“按普世價值搞政治改革”必將使中國象南斯拉伕那樣四分五裂打內戰——只要象南斯拉伕那樣搞“言論自由”、“民主選舉”、“多黨制”、“一人一票”,就必然象南斯拉伕那樣陷入“靠煽動仇恨驅動詐騙獲得選票”的陷阱,就必然得到南斯拉伕那樣瘋狂仇恨、大打出手、四分五裂、你死我活、屍橫遍野、血流成河的結局——“普世價值”乍一聽似乎很有吸引力:又是人權又是人性的,多美啊!然而世界上的客觀規律是“毒蛤最艷,毒果最美”、“將欲取之必先予之”——吸毒能讓人飄飄欲仙美不可言,真正的滋味是在形消骨立傾家蕩產之後;嫖娼能讓人心曠神怡其樂無窮,真正的滋味是在家庭破裂梅毒愛滋病之後;賭博能讓人興奮刺激如醉如癡,真正的滋味是在輸得精光一貧如洗之後。“普世價值”能讓人手舞足蹈自命不凡,真正的滋味是國家分裂內戰爆發之後。多虧鳳凰網、香港媒體和香港政客這次提前給中國老百姓上了一課,讓人們一葉知秋,現在就感受到大規模煽動仇恨的殺氣,從中看到到屍橫遍野血流成河的恐怖前景。   

妙就妙在這次的反面教員全來自香港——如果以南斯拉伕為“普世價值”的“政治改革”的反面例子,會有人說那是外國,跟中國情況不一樣;如果以中國某地為“普世價值”的“政治改革”的反面例子,會有人說那是“改革不徹底”、“歪嘴和尚念岔了經”、“利益集團干擾破壞”。這次情況則真絕了:既在中國,又在徹底實現了“普世價值”的香港,而且全過程完全公開,一切的一切都一清二楚、有目共睹,而且全部記錄在案,任何人都可以隨時隨地親自反覆調閱驗證,親自作出判斷。從頭到尾都是第一手資料,沒經過任何“二傳手”,沒有道聽途說,沒有以訛傳訛,沒有迷離撲朔,沒有任何含糊不清之處。這簡直是最理想最典型的“社會科學樣板試驗”:提供了一個絕對可靠、絕對客觀的社會科學試驗樣本、排除了一切因污染干擾而失真的可能——香港不是中國“普世精英”夢寐以求的“政治改革”的樣板嗎?不是擁有全套的“普世價值”嗎?——“言論自由”、“民主選舉”、“多黨制”、“一人一票”、“三權分立”、“法制健全”…… 中國“普世精英”理想的“頂層設計”、“政治改革”的一切,這裡應有盡有。   

這就使人們得以在排除民族因素、國別因素的情況下對一個理想而典型的“普世價值”體系進行一次科學而客觀的實驗,看“普世價值”的政治體系象不象“普世精英”們吹得那樣神乎其神。實驗結果:“普世價值”必使中國內戰分裂——“普世價值”的政治體系意味著煽動仇恨,意味著歪曲誹謗製造分裂對立。在不存在國別因素、民族因素干擾的情況下,連孔慶東那樣一清二楚無懈可擊的講話都能被徹底歪曲成這個樣子、用來煽動仇恨,那在這樣的體系中還有什麼不能被歪曲、還有什麼不能用來製造仇恨?這樣的試驗結果太理想了,太有說服力了,太及時了——尤其在中國的“普世精英”們正大鬧“按普世價值搞政治改革”之際。在此之前,中國左派們只能通過理論分析、外國的例子和中國內地現有的反面例子來駁斥中國“普世精英”的“按普世價值搞政治改革”的大肆喧囂,難以乾淨利落完全徹底地掃蕩“普世精英”們“外國的情況跟中國不一樣”、“出現問題是改革不徹底”之類胡攪蠻纏。這次不同了,一切藉口都沒了。沒有鳳凰網、香港媒體和香港政客的大力協作,到哪兒找這麼雄辯的教學模型?衝這我也要向鳳凰網、香港媒體和香港政客等反面教員脫帽鞠躬致謝:辛苦辛苦,功莫大焉!   

這次真刀真槍的社會科學試驗的一個副產品是順便把若干國內的“普世精英”的“理性”、“良知”、“客觀”、“公正”扒了個赤條條——原來“中文大師”易中天居然分不清“故意不說普通話就是王八蛋”與“不說普通話就是王八蛋”的區別,跳出來鬧著要跟王八蛋認親。原來“模範共產黨員律師”陳有西居然分不清“有些香港人是狗”與“香港人是狗”的區別,所以在“陳有西學術網”上借唐英年的嘴把孔慶東的話歪曲成“香港人不是狗”——身為律師,如果連“有些香港人是狗”與“香港人是狗”的邏輯區別都不知道,還怎麼打官司?(建議中國一切法庭法官牢記此律師這一邏輯,來個請君入甕,今後的凡碰上陳有西以及陳有西的“京衡集團”的律師用“有些XX是XX”來抗辯“XX是XX”這類邏輯時,一概駁回,根據就是陳有西這次的表態——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有人問我是不是有火眼金睛,所以能看透這一切?其實簡單得很:毛澤東思想——我這次看問題說穿了就靠了毛澤東的幾條主張:去粗取精、去偽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堙B從特殊到一般,從一般到特殊、從中找出規律性的東西:    

去粗取精、去偽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堙X—從“歪曲孔慶東”的表面,去掉“文化水準問題”、“偏見問題”、“私人怨恨問題”、“地域爭端”等表面現象,就看到了“蓄意煽動仇恨”的內涵。   

由此及彼、從特殊到一般——從“鳳凰網、香港媒體和香港政客蓄意煽動仇恨”這個發生在中國的“此”,聯想到發生在南斯拉伕的“彼”;便從具體的“煽動仇恨”這種“特殊”,總結出“‘普世價值’靠煽動仇恨驅動詐騙這種‘一般’”。  

從中找出規律性的東西——從“‘普世價值’靠煽動仇恨驅動詐騙這種‘一般’”找出規律:“‘普世價值’的政治體系導致大規模挑撥離間、煽動仇恨”這個“規律性東西”。   

從一般到特殊——根據“‘普世價值’的政治體系導致大規模挑撥離間、煽動仇恨”這個“一般”,結合到中國的這個“特殊”,結論:“‘普世價值’必使中國分裂內戰”。   

毛澤東思想的確不是吹的,再眼花繚亂撲朔迷離的東西只要善於用毛澤東思想分析就能一清二楚。我雖不是心高氣傲之人,但也決不是盲從附和之輩。但毛澤東思想讓我心悅誠服,由衷欽佩。中國老百姓要在如今這騙子遍地的世界生存,求誰都沒用,只有求毛澤東。   

鳳凰網、香港媒體和香港政客這次給中國老百姓的“普世價值”反面教育課能如此精彩完美,全虧了孔慶東——孔和尚這次來了個“火力偵察”,把“普世精英”的暗藏火力點全暴露了出來。不是他捨身當王成董存瑞,反面教員們哪能發揮得如此淋漓盡致?  

孔慶東,真英雄,一馬當先向前衝,證明“普世價值”行不通。有功,有功!



文章評論
[以下網友留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不代表中華網的觀點或立場]
2012-01-29 13:13:53.0
就那600萬 能鬧出個啥呀 有錢沒槍煮一個
2012-01-27 20:39:13.0
翻開世界歷史,哪一個國家會容許一國兩制?絕無僅有!只有中國所謂的政治家才能想出這一“高明”的辦法,併為此沾沾自喜。看一看英國統治下的香港,政治、經濟、軍事、輿論高度控制在英國人手中,哪有什麼自由選舉,哪有港人的政治地位,可香港人的感覺卻很好。我們接手香港後,給予港人巨大的政治地位和經濟利益,為什麼香港人還不滿意呢?樓主啰嗦了一大堆,最後扯到“普世價值”上,真是驢唇不對馬嘴。我們在經濟上可以一國兩制,但在政治上絕不容許出現“獨立王國”,一國兩制就是在共和國的肌體上種下了隱患,一旦風生水起,他將像病毒一樣危及共和國的生存,危害民族的統一。
發表評論
您好,您尚未登錄,請登錄後進行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