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與大陸,幼教差異在哪?
2010-08-23 21:46:05.0

    

 

    台灣與大陸,幼教差異在哪?

 

    大陸歷史上真正意義上的第一所幼兒園,誕生於1903年的武漢,有百年的歷史。正當我國幼兒教育受到十年浩劫之時,蒙特梭利、馬卡連柯、皮亞傑等一大批至今聞名於世的幼兒教育專家活躍於世界各國。

 

    台灣第一所幼兒園,是1897年蔡夢熊考察日本後,在台南關帝廟開辦的,比大陸早8年。二戰後的二十年堙A台灣幼兒教育談不上多大進步。到1945年抗戰勝利後,相當長一段時期,台灣幼兒園的教材教法,仍是從大陸移植而來。如,張雪門“行為課程”,熊慧英“五指活動”等。台灣幼兒教育的真正繁盛,是發生在1981年公佈《幼兒教育法》後,不失時機地引進了國外先進理念。30年來,台灣幼兒教育發生令人恬目相看的進步。

 

    相反,大陸卻流行著:不能輸在人生的起跑線上的觀念!起跑線在哪?認為要上好大學,必須先上好的幼兒園。上好小學,要考試;上好中學,要考試;上好大學,更要考試。這是應試教育的源頭。應試教育,衍生出幼兒教育小學化、成人化,還真是風生水起,火火紅紅,與台灣幼兒教育形成鮮明對比。

 

    於是,大陸學前班,把小學內容,壓到幼兒園。高考,成了大陸教育的方向標。應試教育,從高考延伸到中考,延伸到小升初,延伸到學前教育。幼兒園教育,變成不能輸在人生的起跑線上。這起跑線,是為能夠早一步、快一步,搶佔好小學資源,中學資源,大學資源。這樣,幼兒園定位十分突出清楚。

 

    本輯嘗試從兩岸幼教的立法層面、管理層面、資源層面、教育層面作一些粗線的探討,讓我們一起尋找分析台灣與大陸幼兒教育的差異到底在哪?

 

    

 

    一、從大陸高考狀元遭美港大學拒收說起

 

    今年,北京市理科高考狀元李泰伯成了名人,不是因為狀元身份,而是曾經申請美國11所頂尖大學遭拒。前年新華社報道說,17個省市學生報名香港大學,有11個狀元被拒。美國11所頂尖大學和香港大學,都拒絕接收中國狀元,這不能不說大陸現行製造狀元的考試製度和方法,即應試教育,值得國人懷疑。

 

    多年來,大陸各界一直批評應試教育,即只注重死記硬背的考試製度。奇怪的是,大陸長期來,各省高考狀元,卻變成追捧的目標。拉狀元成了各高校招生的重要任務之一,以清華、北大搶狀元競爭上演尤為激烈,兩校招收的狀元人數,都會拿來比較一番,甚至連年出現兩校老師同時到新科狀元家中拉人現象。然而,美國11所頂尖大學和香港大學卻曝出拒收高考狀元,這無疑給大陸捧狀元的熱潮,重重地潑上了一盆冷水!

 

    央視等一些媒體,把李泰伯等申請美國頂尖大學失敗,當作反思高考制度的樣本,語重心長地指出不能只以高考成績,作為選拔人才的標準,而應該像美國大學和香港大學那樣,對考生進行多元評價。可是,大陸大學至今除了高考,還能像美國大學和香港大學那樣,對考生進行全面綜合評價,並堅持以客觀成績以外的考察,來錄取學生嗎?

 

    二、海峽兩岸幼教立法政策比較

 

    台灣和大陸都把學前教育視為基礎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但都沒有將學前教育納入義務教育範疇。從立法教育目標上看,“教育幼兒在智慧、情緒、社會以及身體上均能充分發展,成為一個全兒童”這樣的全人教育思想是台灣幼稚園的教育目標,與我們的“促進兒童體、智、德、美全面和諧的發展”全面發展的教育目標,兩者是一致的。

 

    大陸學前教育專門法規較少,僅有相關法規11種,且原則性條款居多,實施細則和配套政策不健全,政府扶持政策不夠清晰。大陸沒有獨立幼兒教育立法,《幼兒園管理條例》目前是法律地位最高的行政法規。1996年頒布實施的《幼兒園工作規程》僅為部門規章。比較之下,台灣幼教立法相對完整,立法層次高,相比較,大陸幼教法規零散少配套,《幼兒園管理條例》和《幼兒園工作規程》的主法是教育部門行政法規,與幼兒教育有間接關係的有《教師法》、《民辦教育促進法》是人大立法,其他涉及幼兒教育規定條文,散見在地方或其他法規中。

 

    台灣有幼兒教育立法,即《幼稚教育法》,配套有《幼稚教育法施行細則》,還有《幼稚園教師資格檢定及教育實習辦法》,《幼稚園教師登記辦法》等,與幼兒教育有間接關係的法規,有《教師法》、《教師法實施細則》、《師資培育法》、《師資培育法施行細則》、《教育基本法》和《國民教育法》等。相比較,台灣的學前教育規章相對齊備,有相關法規14種,且相關政策都通過法律程式加以規定,各縣市都制定有相應的實施細則,相關配套措施也較為齊全、詳盡,可操作性強,對於各類弱勢群體的子女教育有明確的保障措施。

 

    美國、英國、澳大利亞等國,都有專門的“兒童法案”或“學前教育法”等。國外法制環境不同於中國,所屬法係不盡相同,借鑒性不高,相比較,港澳臺地區與大陸的相似性更高,尤其是台灣省的幼兒教育法律法規,更值得我們借鑒。

 

    大陸至今沒有一部專門的《幼兒教育法》。作為大陸教育法律法規體系中不可缺少的一個組成部分,《幼兒教育法》的缺失是幼兒教育的一大缺憾,也是教育界的一大缺憾。

 

    

 

    三、海峽兩岸幼教管理體制比較

 

    臺海兩岸在管理體制方面,兩地同中有異。兩岸都把學前教育,視為基礎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但都沒有將學前教育納入義務教育範疇。

 

    大陸學前教育,以政府辦園為示範,以社會力量辦園為主體,形成了當今政府公辦園佔26%,社會力量辦園佔74%的格局。管理上,除了教育部門外,還有衛生、工商、勞動和社會保障等部門,都對學前教育機構負有相應的管理職責。

 

    台灣學前教育,管理主要集中在教育和內政兩個部門,公立幼稚園和私立幼稚園,並駕齊驅,各約佔50%,政府對公立幼稚園給予較充足的財政投入。

 

    台灣政府通過推行幼兒教育券實施,向幼兒家庭發行幼兒教育券,抵扣部分費用,幼兒園將所收幼兒教育券匯集後,向政府兌換現金。1983年,在台北市試點推行,1989年9月全面執行幼兒教育券政策,通過“多元服務,增加選擇”“促進競爭,提高品質”實現幼兒教育券的實施,促進幼兒教育平等公平的目標。

 

    

 

    四、海峽兩岸幼教資源層面比較

 

    大陸雖然實行計劃生育三十多年,但是因為人口基數大,對教育投入較少,幼兒教育投入更少,公立幼兒園、示範公立園少,幼兒教育成了稀缺資源,於是,就有為了孩子上公立園,成百上千家長排隊九天八夜的稀罕事。許多民辦園由此應運而生,然而在快速發展的同時,不少民辦園存在著管理不規範、安全隱患多、收費標準不統一,出現天價幼兒園,收費高過上大學。同時,教育品質難以保障等問題,從而進一步擴大了園所之間的不均衡發展。

 

    台灣的幼稚園發展非常蓬勃,公立幼兒園和私立幼兒園,各約佔50%,政府對公立幼稚園給予較充足的財政投入。公立國民小學附設幼兒園,師資培育機構附設實驗幼兒園,基本上幼兒是百分之百入學。

 

    今年福建對全省幼兒園進行排查,上萬所幼兒園中,公立園不足3000所,佔不到30%;私立園有7000多所,佔了70%多,限期整改的幼兒園達3255所,竟然佔了三分之一多;無證不合格被取締的幼兒園有383所,單福州市倉山區,就分批關停160多所無證幼兒園。

 

    大陸的公辦園和優秀示範園大多數集中在城市內,鄉鎮農村較少,園所辦學品質城鄉差距較大,目前農村兒童入園率,僅有60%左右。

 

    台灣如果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孩子,採取零拒絕方式。特殊教育班接收的孩子,發育較遲緩,或較異於常人,稱自閉、心智未開、輕度智障等,因此要靠特殊教育來教導。早些叫“啟智班”,因有歧視意味,現今稱做“支援班”,輔導學習力較差的孩子。

 

    台灣出生率逐年遞減,少子化現象普遍嚴重,雖然政府大力鼓勵生育,許多人不願意生育,造成島內幼兒園和幼兒機構空置數量不斷增多。

 

    大陸佔三分之二多的私立幼兒園教師,與公立園教師,在培訓、進修、職稱評定、科研存在較大差別。《新華網》刊文指出,多數民辦園教師,還不被相關政策認為是“教師”,培訓、進修、職稱評定、科研存在歧視,最多只能從老教師那堬{學現賣,來教授孩子。結果,優質教育的大門,只能越來越擠,離普通人越來越遠,入園難勢必被推向更惡劣的地步。讓所有的幼兒園,獲得政策與資源的平等對待,才是解決入園難的根本,否則,由此帶來的教育不公,最終影響的還是孩子和國家未來。

 

    五、海峽兩岸師資配備培訓比較

 

    大陸對幼教師資學歷要求相對較低,中專及以上學歷就可以,在崗培訓和繼續教育機會也比較少,而且沒有保障,很大程度上影響了幼教師的積極性和整體水準。

 

    大陸幼師編制,還沒有完全納入國家教師編制之中,對於幼教師和保育人員的比例,沒有明確規定,部分民辦園所的幼教師聘任等工作,還沒有依法規範。幼教師資水準城鄉差距明顯,幼師品質相對中小學校而言較低;高校培養的本科及以上的幼師畢業後,多半從事學前教育研究工作,而真正擔任幼師的多數為中專生和高職生,還有部分社會合同工,幼師之間水準相差較大。20多所,幼教師必須取得師院幼教學科學士資格,才能從事幼教工作,而且明確規定了教育主管部門,必須為在崗教師提供各種培訓和進修機會。

 

    台灣設有幼教專業的高校有台灣幼教,與大陸最大不同地方是小班制。老師要跟幼兒摸爬滾打,為培養男孩子的陽剛志氣,幼兒園一定要配備一定數量的男老師。老師一定要跟學生們摸爬滾打,同孩子交流。

 

    大陸的老師,比較容易居高臨下,大陸的班級相對較大;台灣的班級都很小,老師能夠顧及班上的孩子們,跟孩子們玩遊戲、摸爬滾打。

 

    六、海峽兩岸幼教內容設置比較

 

    台灣立法規範幼兒園不能全英語、雙語進行教學,不能將英語列為科目教學,以免影響幼兒未來人格發展。幼教界認為3---6歲是人生關鍵期,幼兒教育不僅為小學作準備,更重要是為一生發展奠定基礎。強調孩子可塑性大,有著自身發展規律,要尊重生命成長規律。

 

    台灣幼兒園課程規定,有健康、語文、嘗試、遊戲、工作、音樂6大領域,語文領域課程列出漢語,因此台灣進行純英語、雙語教學,或將英語列為獨立科目都不合適,幼兒園只有講授英文老師或聘請不具備幼教專業的外籍教師是不適的。至於合格幼師將英語融入其他課程中,將英文當成活動之一,則不表示反對。

 

    兒童教育上,台灣教育界非常清醒,作為漢語使用的台灣省,大量推廣使用英語,不可避免地會丟掉自己的東西。對一個使用漢語的兒童來說,從小就死背英語,對幼小心靈無異於一種摧殘。況且,語言學習最好由近到遠,先學好母語再學英語。科學證實,幼兒越早學習英文,也越早有挫折感,反而提早排斥英文。

 

    台灣在幼兒園禁設英語課程的做法,不僅明智,而且很有示範意義。對比之下,大陸英語熱仍然如火如荼。英語考級、考託福、幹部英語培訓、英語演講就不必說了,連中醫評職稱也要考英語,令人費解。現在大陸很多幼兒園挂上雙語教學牌子,有的還聘請老外講英語,增強吸引力。許多有識之士對這種“瘋狂英語”現狀提出批評,英語學習誤區令人憂慮。

 

    台灣幼兒園禁設英語課程的規定,令我們清醒。不能因為學習別人的東西,便把自己的東西弄丟。漢語是中華民族的文化寶庫,是我們生存的根本。盲目大量地從幼兒開始灌輸英語,只能毀了孩子。迄今為止,沒有哪個國家靠讓小孩學習外語發展起來,“瘋狂英語”狀態是種浮躁病,應引起社會普遍重視。

 

    台灣幼兒立法上,就幼兒讀物、影視資料方面作了明確規定;對不按課程標準實施教學的教師,視不同情況進行處罰;對幼兒上、下學的交通安全,作了規定,要求幼兒園為幼兒辦理兒童平安保險。可見,在保護幼兒方面,台灣立法更為全面細緻,不僅考慮了硬體設施,而且考慮了軟體設施;不僅關心幼兒在園內的安全,也關心幼兒路途中的安全,確定較為週全,值得借鑒。

 

    台灣幼兒教學方法,也是非常的生動。本土化教育特色突出,多元化、泛文化的教育則是其主流文化教育價值觀。

 

    大陸家庭培養目的,是為了孩子將來能夠上大學,為了能夠找到一個好的工作,能夠得到好的高的收入,家長說,孩子教育成功了。

 

    台灣家庭教養目的,不是培育大學生,而是怎樣從小培養一個“孝”,培養對社會有責任心,真正成為一個人。

 

    臺海這方面教育的差異性,表明怎樣培養一個孩子,實際是代表著孩子的未來,民族的未來!


文章評論
[以下網友留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不代表中華網的觀點或立場]
發表評論
您好,您尚未登錄,請登錄後進行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