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掃你的黃,我上我的班:東莞厚街桑拿小姐內部照片
2010-01-03 22:16:08.0
 
 

 

2009年9月,東莞南城警方一次突擊行動中抓獲的涉嫌賣淫的女子。攝影_方光明

 

  “十萬小姐赴嶺南,百萬嫖客下東莞”,這句流傳甚廣的段子,成為富裕的東莞在民間的另一形象。為摘除這頂“黃帽子”,從11月初開始,東莞市颳起了一場轟轟烈烈的掃黃風暴……

  阿萍已經有大半個月沒有過這種黑白顛倒的生活了。

  “我現在正在休假”,她用“休假”來形容自己突然被中斷工作後的生活狀態。

  這天晚上之所以願意出來見客人,是因為她的經紀人——一名酒店保安,說能給她找一個“絕對安全”的服務場所。

  由於畏懼此次力度空前的掃黃行動,阿萍所在酒店的“媽咪”已經讓手下的“小姐”們集體停業。有媒體不久前報道稱,東莞當地多家提供色情服務的場所都對外表示,正“暫停營業”。東莞市長安鎮一家桑拿中心的客戶經理,直言為躲避掃黃風暴,讓客人過一陣再聯繫她,“我已經回老家休假了”。

  這場掃黃風暴,與以往幾次相比,勢頭更為猛烈。

  11月2日,在東莞市社會治安重點整治會議上,東莞市市委書記劉志庚要求公安機關,“拿出最硬的措施、執行最嚴的標準”,重點整治涉拐、涉黃、涉賭問題。對於包庇涉黃涉賭違法犯罪,甚至充當“保護傘”的黨員幹部、公務員,查處一個嚴懲一個。

  11月9日晚,東莞警方開展了針對涉黃、涉毒問題的首次全市統一清查行動。麻涌鎮,地毯式清查酒店、旅館、沐足等場所;寮步鎮,一夜破獲了“黃、賭”案件425宗。

  在秋風蕭瑟中,東莞的色情經營場所,一片風聲鶴唳之勢,紛紛暫停營業。

  “十萬小姐赴嶺南”

  富裕,是東莞市給人們的第一印象——在過去的30年中,東莞市的經濟一直以令人驚訝的速度飛速發展。依靠紡織、電子、傢具、五金等一個個規模龐大的產業基地,滾滾財富涌向了東莞:去年,當地GDP高達3710億元,在中國所有城市中排名第13位,而當地平均每位戶籍人口僅僅放在銀行堛熄9m存款就多達15萬元。

  但與富裕一樣出名的,還有這座城市的色情服務業。來自內地和港澳臺地區,還有從歐美到非洲國家的無數淘金者,在東莞開設工廠、採購商品的同時,也順道消費了當地空前發達的娛樂服務。

  “十萬小姐赴嶺南,百萬嫖客下東莞”,這個流傳甚廣的段子,正成為東莞市在民間的另一種印象。

  東莞市旅遊局今年上半年公佈的數據表明,該市一共有96家各種星級酒店。在過去的一年,經濟危機對以外向型經濟為主的東莞造成了沉重打擊,但在厚街,這個東莞最著名的小鎮,即便在深夜,街頭上仍會不時出現一些衣著性感的年輕女孩。她們身著超短裙、黑色絲襪,穿著高跟鞋,挎著小巧的手袋,有的手媮晪巡菢遠洁C在她們濃袸A抹的臉上,對夜晚的寒意似乎毫無知覺。

  20歲的阿萍,在去年成為一名性工作者。

  “做這行久了,早晚會碰上的”,在深深地吸了一口煙後,她面無表情地評價那些不久前被抓住的同行們,然後熟練地彈了彈煙灰。

  在當地一家酒店工作的一名保安,是阿萍的經紀人。在他悄悄遞給記者的名片上——除了一位搔首弄姿的半裸女郎外,還寫著“情與欲值千金,為伊人散盡千金又何妨”這樣有點無厘頭的廣告語,而名片背面,醒目地印著他的手機號碼。

  他認識當地的五、六個“小姐”,如果給她們撮合成了生意,他就能得到一定比例的提成——通常是每人30-50塊錢。他說這是“給自己掙外快”。

  從外貌和衣著打扮上,現在絲毫看不出阿萍從小生活在湖南偏僻農村的痕跡。這位身材瘦削的女孩,喜歡穿著黑色露臍T恤,緊身牛仔褲,臉上化著煙熏菕A指甲上涂著純黑色的指甲油。

  但在兩年前,阿萍還是東莞一家小型制襪廠流水線上的普通女工,每天的工作就是把堆積如山的襪子貼上商標後,再一雙雙裝進塑膠包裝袋堙C像數百萬從全國各地趕到東莞淘金的年輕打工仔一樣,阿萍每天在流水線旁工作超過十個小時,換回不到1300元的工資。

  阿萍這種在酒店“上班”的女孩,只是“東莞小姐”中的一類。在東莞這個超過1000萬人口的城市,上至工廠老闆、企業高管,下至公司職員,乃至流水線旁的打工仔,每個階層都能找到與之對應的色情從業人員。

  一位自稱曾在東莞酒店行業有八年從業經驗的人,按工作環境優劣將當地“小姐”分為四類:高級酒店、俱樂部;休閒場所(如洗浴、桑拿等);髮廊;街頭巷尾。這些提供色情服務的場所的收費標準從上千元到幾十元不等。“越高級的場所,小姐就越漂亮,而且也更安全”,他說。

  最嚴標準

  突入而至的警察是所有嫖客最大的噩夢,對那些有頭有臉的人物來說尤其如此。數年前,一位香港立法會民主黨議員就曾因在東莞嫖妓被警方抓獲而臭名遠揚。

  在網路上,哪家酒店、桑拿的安全系數高,是眾多嫖客頻頻提出的問題。

  一位參與了東莞本次掃黃行動的當地政府官員私下告訴記者,東莞市每年都會在一些特殊時期(如重大節假日或是舉行重要會議前)對色情行業進行清理整頓,“成效肯定是有的,主要是看能不能持續”。但他個人並不認為東莞應該徹底根除色情業,“那麼多在東莞做生意、打工的男人,他們都有正常的性需要!”

  東莞市政府將這次社會治安重點整治工作的成敗,上升到了“關係到東莞形象、東莞未來發展與穩定、各級黨委政府和相關部門的公信力、執行力以及東莞的投資和生活環境”的高度。

  據廣東省內媒體報道,東莞市開展此次嚴厲整治的背景是:由於當地涉黃、涉拐問題較為突出,中央綜治委、公安部擬將東莞市列為掛牌整治的治安重點地區。但是,中央綜治委、公安部也給了東莞一個整改期。對黃賭毒實施嚴厲打擊,正是當地希望通過全面整治以爭取不被“戴帽”。

  11月9日晚開始,東莞市掃黃之拳猛然揮向全市32個鎮(區):厚街鎮,近500人規模的清查組對當地髮廊、歌舞廳、桑拿沐足等服務場所進行了突擊清查,當場抓獲16名涉嫌賣淫嫖娼人員;寮步鎮:查處涉黃涉賭案件425宗(其中涉黃案26宗);常平鎮,抓獲涉嫌招嫖人員和站街女41人,查封天鵝湖酒店和中環酒店;長安鎮,規模多達五、六十家店舖的“新一族”被查封,在此之前,這裡被稱為“人肉市場”……

  儘管東莞市公安局尚未向外界公開此次行動的詳細進展,但該局宣傳科一位負責人稱,這樣的行動今後將成為當地公安部門的工作常態。

  在此之前,東莞市曾有過數次大規模的掃黃行動:2003年初,因樟木頭鎮娛樂場所涉黃事件被央視曝光引發公眾譁然,東莞市對全市的娛樂服務場所進行一次大規模的清查,大量色情場所被查封;而在此之前的2000年,東莞市也曾在全市範圍內開展了大規模的專項清理整治行動,縮減了上千家各類娛樂服務場所。

  但每次整治後,有著頑強生命力的色情產業又會開始逐漸滋生,而一旦當它開始表現出蔓延勢頭時,大規模的掃黃行動也就再一次開始了。

  11月下旬,東莞市委書記劉志庚再次強調說,掃黃工作要高調抓,決不能給外界以“黃色地帶”的印象。但他同時表示,“掃黃不能矯枉過正,各鎮要把握好度。市堣ㄖき璅嚍薋堨h查,鎮埵菑v搞掂。你(鎮街)不要太過分,不要掃蕩式每家都去查。”


 

.............. 
 
 
 

  從11月9日晚上開始,東莞警方開展了一系列針對涉黃、涉賭問題的全市統一清查行動。大部分桑拿場所的工作人員均稱近期他們已經“暫停營業”。有“人肉市場”為防查封,甚至搬來鐵柵欄攔截警車。據2009年11月12日《廣州日報》。

  這一則新聞中給出的一串數據令人觸目驚心:截至目前,寮步鎮破獲“黃、賭”案件425宗,其中涉黃案26宗、涉賭案499宗;常平公安分局抓獲涉嫌招嫖人員和站街女41人,涉賭違法人員19人。長安“人肉市場”被警方查封,“新一族”整個市場五六十間店舖成為賣淫的集中場所……有關部門表示:“只要發現那堭▲捰釧奰Y的跡象,就會予以嚴厲打擊”。

  同時,這一則新聞給我們兩點印象非常深刻:一是警方是下了決心,鐵腕整治;二是色情已經到了極為嚴重趨於氾濫的地步。

  這一事件同時引發了我們許多思考:色情氾濫絕非一朝一夕形成如此氣候,我們的有關部門為何非要等到不得不治的時候,才拿出壯士斷腕的勇氣和決心來?東莞色情氾濫,各地狀況又如何?色情氾濫,會對社會造成多大的傷害,會對人們的價值觀道德觀帶來哪些潛移默化的傷害?

  我們不可否認,在嘗到了初步富裕果實之後,國人馬上接受了以金錢為核心的“利益”概念,社會的基礎很快就從意識形態(或者道德)轉移到了利益,經濟的增長成為了衡量各級官員的唯一重要的指標。與此同時,房價飛漲,錢不是萬能的,但沒錢的日子是萬萬不能的這一金錢主義概念逐步在很多人的頭腦中根深蒂固。例如住房問題,對今天中國的大多數年輕人來說,在飛漲得毫無止境的房價面前,靠自己的努力已經成為一個可想而不可及的夢想。古人把“居者有其屋”和人的道德聯繫起來是很有道理的,如果人沒有一個基本的生存空間,道德又能基於什麼呢?在這種情況下,我們該怎麼來譴責他們對權錢的崇拜。

  當道德觀、人生觀、價值觀發生扭曲後,一些令人瞠目結舌的事情就層出不窮:武漢的大學生給很多中國人一個似乎是“驚世駭俗”的道德判斷:白毛女應當嫁給黃世仁;某女大學生撰文,寧做三奶,不嫁窮人;官員腐敗墮落、明星吸毒涉黑事件接二連三……

  錢,似乎成了人們心目中的最高標準。雖然,每當不符合傳統道德價值的事情發生的時候,人們都會就事論事,窮追猛打,但很少有人能夠認真反思,造成這一局面的深層次原因,很少有人站在960萬平方米、13億人的角度去思考。人們往往有意或無意地忘記了提這樣一個問題:我們有沒有錯,我們都怎麼了?權利和金錢一旦成為追求,就會驅使著道德的衰落,引發權錢膜拜。如果個人可以通過自己正當的努力,實現自己的希望,那麼這個社會必然具有一定的道德水準。但如果個人靠非正常的途徑來獲取,比如自主自願從事色情業,貪污腐化,那麼道德概念就會消失得無影無蹤。從東莞事件可以得出一個簡單的表像的結論,我們正處於這樣一個道德的困境當中。

  東莞色情猖獗,猖獗的背後除了管理者管理沒有跟上之外,和色情業有很大市場空間是有直接利害關係的。我們不妨捫心自問:我們是否做到了潔身自好,是否視而不見,是否聽之任之,是否漠然視之。

  面對這樣一個局面,我們現在需要的是更深層次的思考,而不是簡單的道德說教。這些社會現象已經不僅僅是道德價值的問題,從更高的層次來說,這個問題需要我們的各個部門都認真思索。

  貧窮不是我們的目標,金錢也不能取代道德觀,不能成為人們價值的坐標。

  如何解決這一問題,我們任重道遠。



文章評論
[以下網友留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不代表中華網的觀點或立場]
發表評論
您好,您尚未登錄,請登錄後進行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