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娛樂 > 影視長廊 > 影視點評 > 正文

《殺生》:管虎的黃渤式死亡

2012-05-03 15:46:26 中華網娛樂

《殺生》:管虎的黃渤式死亡

《殺生》終極版海報

    文/王旭東

    管虎是華語導演中的異數。從《長大成人》到《殺生》,電影不多,爭議不少。九十年代末,我看他的處女作《長大成人》——女主角葉彤就像一塊多棱鏡,折射出影片堛煽搎贖C春、愛、性、都市變遷、背叛、搖滾樂等等。涅槃的音樂響起、口哨聲飄蕩在北京上空——管虎就是祖國首都最敏感的那一撥兒藝術青年/憤青,如:崔健、張元、張廣天們——他們號召祖國的青年、少年一起吶喊著衝破現實的禁錮,追逐自由與夢想。

    但,規訓青年、扼殺夢想的往往是時間。

    十年後,我看到了管虎執筒的電影《上車走吧》——迄今華語影壇最好的電視電影——只用了12天拍攝,發掘了黃渤、高虎兩位新人。大略從那時起,管虎將攝影機對準了一線城市的外來務工人員。與賈樟柯攝影筆下的邊緣人不一樣——管虎刻畫的農民工兄弟往往還算有個合法的生存技能,只想融入都市,準找都市中公平,結果往往是曖昧的。管虎被現實題材和現實環境給“搞”了,之後便乖了很多——遠離生活,遠離現實,鎖定的歷史。

    2009年夏末,我寫了:荒誕的《鬥牛》嚴肅的管虎一文《鬥牛》:民間立場書寫的荒誕戰爭/野史,悲喜交雜,荒誕的高級,嚴肅的可信。

    管虎開始尋求他的荒誕野史寓言的創作路線。

    近期上映的《殺生》更是如此。

    2011年末我看了《殺生》粗減版和細讀了劇本——管虎的野心挺大,想拍個警世的政治寓言,影片的故事只是導演的一個藉口。面對審查制度與商業要求的雙重壓力——《殺生》是披了商業類型外衣的作者電影——揭示中國傳統宗法愚眾與西方科學(無神)自由精神之間的衝突。影片中規訓“村民”為“貢民”的不是時間,而是宗法制度。封閉排外的眾村民們共同設計了一場殺人遊戲——將玩鬧兒、潑皮的野種牛結實(黃渤飾演)害死。這場謀殺/影片的高潮也是基於人性弱點來設計的——潑皮黃渤和他的孩子,兩個只能活一個。黃渤選擇了讓孩子活。調查此事的醫生(任達華飾演)亦可看黃渤這種潑皮(帶有一定的叛逆自由元素)精神的延續。

    懸在村寨上方的巨石;飄在村寨上空的斷線風箏,這兩處既是編導的態度/視點,也是強烈的隱喻。

    做中庸的沉默的大多數,方是生存之道;不然只能被當做異數,遭排擠、驅逐。

    如果,該片多走幾個海外電影節,年底或明年三月左右,再上映。口碑、票房都會好些。可惜《殺生》藝術生命與其主人公的命運一樣,被現實的、短線的商業利益所驅逐。

    至此,管虎將義無反顧的投入到商業類型片的創作中,我猜!

中華網娛樂
(責任編輯:CE002)
已有人參與 條評論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提交評論
更多"殺生" 的相關消息
殺生